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爱建信托参与了昆明著名未完成建筑项目抵押资产的拍卖,并被当地农村信用社“切断” 岷江水电最新消息

昆明,信用社,信托,抵押,拍卖,当地,著名,资产,农村,项目时间:2021-02-16 20:22:41浏览:168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强制执行裁定,爱建信托涉及数亿债权的拍卖被叫停。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支持昆明市锡山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东风信用社(以下简称东风信用社)申请异议。

两个债权人的纠纷涉及云南林正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云南林正”)的“山海城邦”项目,是双方共同的债务人。

2016年7月,爱建信托与云南林正签署《信托贷款合同》,规定发放给云南林正的信托贷款本金不得超过9亿元,根据不同期限分为甲类贷款和乙类贷款。A类贷款不超过4.99亿元,期限24个月,年利率14%;b类贷款不超过4.01亿元,期限36个月,年利率16%。

与此同时,爱建信托与云南林正签署了《在建工程抵押合同》,该合同规定云南林正将为爱建信托提供马街摩尔城项目A1-2和A2-3地块的在建工程及相应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的第一笔抵押担保。持有云南林正99%股权的股东李佳实业(福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李佳实业”)提供质押担保和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担保。

随后,爱建信托向林正发放了总本金为9亿元的贷款。两年后,即2018年9月,A类贷款到期时,云南林正仍有2.99亿元本金未还,B类贷款利息也出现违约。在提前到期的公告失败后,爱建信托将云南林正告上了法庭。

事实上,Majie moore city早已是昆明的一栋高级未完成建筑,本应在2014年底移交。然而,由于林正资金链问题,“明年交房”一次又一次成为笑柄。爱建信托的9亿元资金一度是复兴烂尾楼的希望,但最终还是牵扯到了爱建信托本身。

2019年10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云南林正偿还甲类贷款本金2.99亿元,乙类贷款本金4.01亿元,总本金7亿元,并支付相应利息和罚息。爱建信托有权对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土地使用权进行抵押。昆(郭勇)2011第00421号和昆(郭勇)2011第00431号,为云南省林正市所有,并在建。

法院判决出来后,云南林正仍无还款,爱建信托申请强制执行。2020年10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抵押房地产进行司法拍卖,估价11.4亿元。

但东风信用社提出异议。原来,在爱建信托之前,东风信用社作为第一债权人,因与云南林正、李佳实业的贷款纠纷,查封、扣押、冻结了两家公司的财产。爱建信托拍卖的部分房产已经在东风信用社的查封名单上,执行法院云南高院委托昆明铁路中级人民法院后续执行。

拍卖被法院叫停时,爱建信托回复界面记者称:“执行裁决只是案件执行中的程序性裁决,不涉及我公司在本案中的具体债权。我公司收到裁定后,已向上级法院提出复议申请。此外,我公司在本案中的诉讼债权已得到生效判决的支持,抵押物价值足以覆盖债权本金。”

由于涉及法院较多,程序问题成为拍卖的主要障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昆明铁路中级人民法院虽然发函移交了涉案财产的处分权,但昆明铁路中级人民法院不是执行法院,而是接受了云南省高级法院的指示,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并未实际取得该财产的处分权。这也成为判决中停止拍卖的主要原因。

“两个不同的法院对同一被执行人的同一财产采取保全或者执行措施的,先采取措施的法院为主持分配程序的法院,后采取措施的法院向先采取措施的法院办理申请参与分配手续。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十八条,不影响爱建信托作为抵押权人的优先分配权。”新谷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王怀涛告诉界面记者。

他补充道:“因此,案件执行处置权不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但爱建信托可以通过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参与分配。爱建信托需要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参与分配的申请,由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移交给主持分配的法院。”


以上就是爱建信托参与了昆明著名未完成建筑项目抵押资产的拍卖,并被当地农村信用社“切断”岷江水电最新消息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娴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