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独一味股吧」王涛:第二季度GDP大幅反弹,下半年经济有望继续复苏

王涛,二季度,下半年,大幅,经济,GDP时间:2021-04-21 19:55:58浏览:120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王涛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的主任,瑞银亚洲经济研究的负责人,也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6月份经济活动继续改善;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率回升至3.2%,但存在差异

随着第二季度经济活动的恢复,实际GDP同比增速回升至3.2%(经季节性调整,同比回升50%以上),主要经济指标全面好转。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强劲、房地产活动稳健、出口业绩超出预期,推动工业活动明显好转。另一方面,虽然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降幅自3月以来有所收窄,但第二季度仍未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部分服务业仍在遭受同比下滑,但整体服务业增加值扭转了前一年的同比下滑,转而小幅增长1.9%。6月份,整体经济活动也较5月份进一步回升。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活动稳定,消费继续缩小,工业生产略有加强。与此同时,得益于消费品出口的改善和防疫物资的稳步出口,6月份出口再次超出预期。相反,制造业投资仍然疲弱。

下半年,整体经济有望继续回升,但反弹势头可能明显减弱,下行压力依然存在

如果国内疫情不再爆发,消费活动应继续逐步改善,消费者可能会增加体育/健身、医疗、日用品、教育、网购等方面的支出。我们预计下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将进一步反弹,房地产活动将适度增长,出口也可能改善。但继第二季度大幅反弹后,下半年实际GDP增长势头可能明显放缓。未来的主要不确定性来自于全球或国内疫情再次爆发、中美关系恶化(包括美国收紧对华技术出口限制)、供应链脱钩压力、近期华南洪灾带来的暂时影响。另一方面,上行风险主要来自房地产活动的进一步加强,但房地产政策更有可能在当时进行调整。

第三季度政策应继续保持宽松的基调

鉴于经济活动尚未完全恢复正常,劳动力市场仍面临压力,未来不确定性依然存在,我们认为第二季度经济大幅反弹不会导致第三季度整体宽松政策的转变。然而,如此强劲的反弹确实降低了短期内过度宽松政策的可能性,政府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重新评估现有的宽松政策组合。虽然央行近期流动性操作相对谨慎,近两个月政策立场微调,但我们相信央行今年内仍可能下调标准50个基点,政策利率最高下调20个基点,以确保未来国债顺利发行,继续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整体信贷增速预计将从6月份的12.9%反弹至13.8%。鉴于第二季度经济大幅反弹,我们对今年实际GDP增长1.5%的基准预测面临上行风险。

6月,经济活动进一步复苏,第二季度实际GDP大幅反弹,但出现分化

第二季度GDP实际同比增长3.2%(第一季度同比下降6.8%),经季节性调整后环比反弹50%以上。第二季度,整体经济活动继续复苏,主要经济指标全面改善。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活动大幅反弹,主要得益于融资改善和旅行限制放松。此外,出口业绩继续超出预期,促进了工业生产和第二产业增加值(从第一季度同比下降9.6%至同比增长4.7%)。另一方面,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9%收窄至4%)和服务业增加值(同比下降5.2%至同比增长1.9%)也较第一季度进一步提升。但由于第一季度居民收入下降,第二季度部分服务场所复工不彻底,整体消费和服务业的复苏慢于投资和工业活动。第二季度,餐饮销售额仍同比下降21%(虽然降幅已从第一季度的44%收窄),住宿、旅游等行业可能仍十分疲弱。

房地产活动在第二季度大幅反弹。6月份,房地产销售同比增速从5月份的9.7%放缓至2.1%。但30个大中城市的房地产日均销量进一步回升,部分上市开发商近期销售相对稳定。第二季度,房地产整体销售额同比增长3.2%,较第一季度26%的同比下降有明显反弹。另一方面,尽管去年同期基数较高,但6月份新增建设同比增速从5月份的2.5%进一步提高到8.9%,第二季度整体增速也从第一季度的27%提高到3.8%。6月份,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速小幅上升至8.5%(此前为8.1%),第二季度整体增速由第一季度的7.7%变为8%。总体而言,瑞银建筑活动指数从第一季度的同比下降17%变为同比增长1.7%。

6月和第二季度,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分别增长5.3%(5月增长3.9%)和3.6%(第一季度增长-16%)。6月,基础设施融资支持增加,建筑活动继续恢复。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速略有下降,降至8.4%(5月份为10.9%),但仍相对稳定。第二季度整体增速由第一季度的16%变为8.1%。其中,交通和公共事业投资6月份保持稳定增长(分别增长12%和29%),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投资同比增长5.1%,下降0.8%。另一方面,由于企业利润疲软和未来的不确定性,企业支出资本的意愿继续受到抑制,6月制造业投资依然疲软,同比下降3.5%(5月为-5.3%)。第二季度,制造业投资的总体下降幅度从此前的25%收窄至4.9%。一些服务的投资在第二季度大幅反弹,尤其是教育(同比增长18%)和医疗保健(22%)。

6月和第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降幅进一步收窄至1.8%(5月为-2.8%)和3.9%(第一季度为-19%)。自3月份以来,餐饮销售也在改善,其第二季度的平均降幅从第一季度的44%收窄至21.3%,仍相对较弱。在主要产品(规模以上零售单位)中,汽车销量的大幅提升是第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提升的重要原因。销量同比降幅由30%收窄至2%,销量也由45%变为2.3%(乘用车)。类似餐饮,服装销售同比降幅从32%大幅收窄至6.2%,但仍弱于去年同期。得益于房地产销售的复苏,房地产相关产品的销售在第二季度有所加强,尤其是家用电器(从同比下降30%到同比增长2.8%)。通信设备销售额也从同比下降3.7%变为同比增长14.7%。6月,网络商品销售额同比增速进一步加快至23%,占第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26.6%,超过2019年的21%和第一季度的23.6%。住户部门调查显示,居民实际人均可支配收入第二季度由同比下降3.9%变为同比增长2%,支持实际人均消费支出同比下降幅度由第一季度的12.5%收窄至5.5%。第二季度居民消费环比明显反弹,餐饮销售疲软,居民网购使用增多,这些都与最新的消费者调查结果相似。

6月份工业生产同比增速小幅上升至4.8%(5月份为4.4%)。二季度整体同比增速由一季度的9.4%变为4.4%。6月份产量反弹主要是由于包括电机和通信设备在内的电子行业附加值提高,手机和集成电路的同比增长率也有所加强(后者也得益于去年同期基数较低)。汽车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进一步从12.2%提高到13.4%,汽车产量同比增速也加快到20.4%(基数低于去年同期)。另一方面,纺织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速略有下降,特种设备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也回落至9.6%,仍相对稳定。第二季度,总体来看,大部分行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大幅反弹,尤其是电子行业(电机和通信设备行业增加值同比反弹20个百分点左右)、机械设备行业(通用设备、特种设备和运输设备增加值同比反弹30个百分点左右)、金属行业。第二季度工业生产的反弹来自于强于预期的外部需求,也受益于国内消费和工业活动的复苏。

6月份进出口同比增长率均为正。6月出口同比增长0.5%(5月同比下降3.3%),促成第二季度整体同比增长0.1%(第一季度同比下降13%)。第二季度出口反弹主要是由于对G3、韩国、香港和台湾省的稳定出口,而主要产品中防疫材料和电子产品的出口相对强劲。6月份消费品出口略有改善,但大多数仍弱于去年同期。另一方面,6月份主要贸易伙伴进口和主要产品进口出现反弹(总体进口同比增长16.7%至2.7%),但4月至5月进口疲软拖累第二季度总体进口同比下降至9.7%(第一季度同比下降2.9%)。今年迄今,从美国的进口同比下降4.4%,前五个月从美国进口的第一阶段协议涉及的货物数量仅为年度目标的19%。然而,中国从美国进口的步伐在第二季度明显加快,这表明中国仍在信守承诺,履行协议。

6月份CPI同比增速略有上升,但第二季度整体通胀回落。6月份CPI同比增速小幅上升0.1个百分点至2.5%,其中生猪价格高企和蔬菜价格反弹推高了食品价格,部分原因是受南方洪涝灾害和北京周边部分农贸市场关闭的影响。此外,非食品价格小幅走弱,核心CPI同比增速下降0.2个百分点。但第二季度油价同比大幅下跌20.5%,生猪价格同比增速由122%放缓至87%,因此第二季度CPI同比增速由5%降至2.7%。另一方面,6月份PPI同比降幅由3.7%收窄至3%,但第二季度整体同比降幅由0.6%扩大至3.3%。6月份PPI投资产品和消费品价格反弹。

6月份,整体信贷增速同比上升至12.9%。6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81万亿元(同比增加1500亿元),其中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再次成为拉动新增人民币贷款的主要因素。此外,未贴现承兑汇票和公司债券净发行量同比加强,6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升至3.43万亿元(同比增加8060亿元),再次超出市场预期。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长12.1万亿元(同比增长2.4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长20.8万亿元(同比增长6.2万亿元),分别达到去年新增规模的72%和81%。我们估计,6月份整体信贷(不包括社会融资中的股票融资)同比增长0.2个百分点,至12.9%,明显高于第一季度的11.7%。

经济增长和政策展望

第二季度GDP增速大幅反弹,但有差异,消费和服务业复苏慢于投资和工业活动。固定资产投资由第一季度同比下降16%变为同比增长3.6%,其中第二季度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强劲(均同比增长8%),而制造业投资依然疲软,同比下降5%。另一方面,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降幅从此前的19%收窄至4%,仍弱于去年同期,尤其是食品饮料销售仍下降21%。第二季度最明显的超出预期的经济活动是出口,这得益于防疫材料的强劲出口、国内工作对电子产品的需求以及中国出口在全球市场份额的增加。出口总额的名义值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随着国内产能的快速恢复和外部需求的稳定,第二季度工业生产同比增速回升至4.4%(第二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7%),而服务业增加值仅同比增长1.9%,明显落后于工业,尤其是餐饮、住宿和旅游行业。第二季度,金融和房地产服务增加值同比增速应突出。

今年下半年,整体经济有望进一步回升...如果国内疫情没有再次大规模爆发,如一些行业(如餐饮、旅游、线下娱乐等。)复苏相对滞后的情况继续改善,第三季度的消费活动应进一步改善。根据最新的消费者调查结果,我们认为消费者可能会增加在体育/健身、医疗保健、日用品、教育、电信服务和公共事业方面的支出。另一方面,得益于地方政府债券的大规模发行和建设活动的进一步恢复,我们预计下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将进一步加强。尽管居民购房意愿减弱,但得益于抵押贷款条件的放松、利率的下降、地方政府的边际放松政策以及最近的土地和户籍改革,房地产活动预计将在第二季度大幅反弹后继续适度增长。此外,我们预计出口活动也将适度复苏,但疫情的发展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其他国家和地区生产的逐步恢复可能会限制出口反弹的程度。

...但环比反弹势头应该明显放缓,未来下行压力依然存在。经过第二季度的大幅反弹(经季节性调整后实际GDP同比反弹50%以上,增速同比提高10个百分点),我们认为下半年GDP增长势头可能会大幅放缓,增速略有上升。未来最大的不确定性仍然来自于全球和/或国内疫情的再次爆发,导致经济活动重新受到限制(虽然严重程度应该小于3-4月),进而拖累相关国家/地区的经济活动,特别是对于那些难以拉平疫情曲线、有效控制疫情的经济体。此外,中美贸易关系的收紧(包括美国对华技术出口限制的收紧)、供应链脱钩的压力以及企业盈利前景的疲软,都可能拖累企业的资金支出意愿,给制造业投资带来压力。最近中国南方的洪水可能会对一些受影响地区的生产和投资活动产生影响,但这种影响应该是暂时的,主要集中在7-8月。另一方面,上行风险主要来自房地产活动的进一步加强,但在这种情况下,房地产政策更容易被调整(仍在“按市决策”的框架下)。

第三季度的政策应该会继续宽松。鉴于经济活动尚未完全恢复正常,劳动力市场仍面临压力,未来不确定性依然存在,我们认为第二季度经济复苏不会导致第三季度整体宽松政策的转变。然而,如此强劲的反弹确实降低了短期内加码政策宽松的可能性。随着未来几个月国内经济和外部需求的进一步改善,政府可能会重新评估现有的政策组合。虽然央行近期流动性操作相对谨慎,近两个月政策立场微调,但我们相信,央行今年内仍有可能下调标准50个基点,政策利率最高下调20个基点,以确保未来国债顺利发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整体信贷增速预计将从6月份的12.9%反弹至13.8%。鉴于第二季度经济大幅反弹,我们对今年实际GDP增长1.5%的基准预测面临上行风险。


以上就是独一味股吧王涛:第二季度GDP大幅反弹,下半年经济有望继续复苏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娴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