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朱雀基金何致远:选好股票比预测点更靠谱。互联网领袖有一头长牛基因 天龙光电股票

致远,朱雀,基因,领袖,一头,互联网,基金,股票时间:2021-03-14 00:05:36浏览:179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最近国内互联网科技股波动较大:先是美国大选的靴子落地后,科技股强势反弹,然后在《反垄断指南》公布后,互联网科技巨头顺势回调。然而,随着上市公司第三季度报告的披露,这类公司的表现给了投资者一记强心针。

朱雀基金长期专注于TMT行业的研究。《红周刊》记者采访了该公司基金经理何致远,就领先的互联网科技股的投资价值和他的投资方法进行了探讨。何致远表示,他的投资思路是自下而上选股。虽然他也会关注宏观策略,但个股的判断是投资决策的依据。“公司的发展战略应该与产业发展方向一致。比如消费电子领域,产业链中的公司对于创新和服务能力很重要,苹果产业链中的公司就适合这种判断方法。”他向记者强调。

选择好股票比预测点位更可靠

企业战略应符合行业发展规律

红周刊:根据基金第三季度报告,你管理的两个产品仓位都在90%以上,高于第一、二季度。你提升职位的考虑是什么?

何致远:自产品成立以来,我们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地位。我们采用自下而上的方法进行选股,我们的决策并不依赖于自上而下对市场和头寸的判断,但我们相信更可靠的是对公司价值的理解。从公司未来的盈利情况来看,还是有很多吸引人的性价比高的股票,所以仓位比较高。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公司具备有吸引力的性价比,我们自然会降低仓位。

红周刊:你会参考哪些指标来选择个股?

何致远:首先要看公司的战略是否符合产业发展规律。比如制造业主要是成本导向,而互联网企业有双边平台的作用。

电子商务就是双边平台的典型例子。当有足够的买家时,卖家愿意开店,而当有足够的卖家时,买家愿意在这里买东西。双方互相促进。企业会抓住一面开展业务,淘宝很好的为商家服务,“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品多多更擅长用低廉的价格和补贴吸引用户。当商家的一些痛点被社会化平台解决后,拼多多的想法就成了不错的策略。

其次,我们会看公司的竞争格局。比如电影行业就有“28年效应”。通常只有拍大电影才能赚大钱,所以我们会找一家拍大电影的电影公司。但对于制造业来说,则是另一种思路。例如,在苹果的产业链中,考虑到供应商的安全,苹果最大的供应商将占60%左右的份额,第二大供应商的市场份额将在20%到30%之间,第三大供应商将占10%。这时候苹果产业链公司的竞争格局是,哪个公司获得新品类的能力强,就会快速成长。

最后,我再来看看上市公司的商业计划书和盈利预测。基于上市公司披露的财务报表,结合未来的经营规划,我们可以预测其财务业绩,从而确定一只股票的价值中心,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估值。

我们不会脱离宏观市场的研究。比如在计算价值中心的时候,折现率和流动性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但是我们并没有把自上而下作为主要的决策依据。

苹果产业链公司竞争格局稳定

创新和服务能力是核心竞争力

红周刊:能具体说说苹果产业链的研究方法吗?

何致远:苹果的产业链属于消费电子行业,创新和性价比是它的两个重点。消费电子公司,比如苹果,专注于to-c端,做好产品满足消费者需求。围绕这两个规律,我们来看看产业链公司的战略匹配。首先是创新。手机是一个复杂的产品。要实现其创新,需要对每一个模块进行创新,如屏幕、摄像头、通讯芯片、处理器等。,不断进行模块创新——系统创新的循环。苹果公司也希望尽可能便宜地制造相同质量的手机。创新和性价比并不矛盾,而是构成好产品硬币的两面。

从消费电子行业的发展趋势来看,代工代工生产模式在20世纪90年代被采用。这样品牌公司只负责设计开发产品和控制渠道销售,加工生产委托给其他厂家,其中鸿海精密是最具代表性的代工厂。但2010年后,苹果产业链的生产模式变得更加扁平化,手机各部分供应商与苹果的交易更加直接。

在以前的代工模式下,组件模块的供应商没有创新的动力。在苹果产业链中,我们分析了苹果产业链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供应商的创新合作,这是苹果服务能力的主要指标。

a股上市公司服务能力普遍较强。比如苹果有新需求,老板经常亲自上阵,飞到美国谈判,疫情期间一直生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选择苹果产业链上市a股的公司是有核心竞争力的。

其次,好的公司要有好的价格。苹果是一款高价消费电子产品,销量通常变化不大。目前,全球销量约为每年2亿台。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预测未来3到5年苹果手机、耳机、手表等相关产品的销量。然后结合产业链公司的市场份额来预测他们未来的产量,最后来推测他们的利润。

红周刊:随着苹果新模式的发布,你认为产业链中哪个细分行业受益更大?

何致远:苹果新机完全支持5G,天线改动更大,但摄像头和屏幕改动不大。这对供应商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供应商会提前做好准备配合苹果的开发升级。因此,归根结底,供应商与苹果之间的合作关系和信任,以及自身的R&D能力、管理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更为重要。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这些公司每年都能做得越来越好的项目。今年的生产完成后,下一个项目将在明年进行。我们期待优秀的公司通过创新不断提升自身价值,通过强大的管理能力获得客户认可,获得更多项目。

所以我们会对苹果产业链中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能够持续为客户创造价值的公司感兴趣。例如,在一家生产玻璃面板的公司,它需要为苹果的产品不断创新,比如制造2D玻璃、3D玻璃和更漂亮的颜色。这类公司也需要控制生产成本。公司可以通过改进生产工艺来控制成本,比如切割玻璃,想把它切割成八块玻璃。原来的情况可能是第一步是切成四块,然后第二步是切。现在可以一步到位了。有的企业会整合生产线,把以前300米的生产线减少到280米,然后优化工艺,减少生产线站,提高产量。生产技术的提高背后,需要有一个执行力很强的团队,包括专业工程师和技术工人,以及负责任的管理等等。

互联网领袖有一头长牛基因

反垄断对提供基础平台的公司影响有限

《红周刊》:从基金的财报来看,互联网科技的龙头企业也是你看好的方向。你看好领先互联网公司的理由是什么?

何致远:可以参考美国的情况。在过去的10年里,有一种情况是大公司增加了很多,而小公司增加很少。互联网龙头企业本身也在积极基本面的过程中,估值也不贵。每个互联网公司都有自己的核心产品,比如即时通讯产品,这样会增加沟通的便利性,让用户更有粘性,让商业模式更稳定。可以利用自己的用户优势,实现“连接一切”,不断开拓新的成长空间。比如小程序可以更好的连接企业和消费者,消费者可以在小程序中下单。一些小程序甚至比他们自己的应用程序使用得更频繁。

红周刊:近日,市场监管总局推出《反垄断指南》。如何评价《反垄断指南》对领先互联网公司的影响?

何致远:有迹象表明,集中式电商开始滥用垄断地位,比如在推荐结果中区别对待自己的店铺和产品,实行“二选一”的政策,预计会受到“反垄断”的相对影响。假设解除电子商务中“二选一”的限制,短期内可能会导致商家资源外流,对部分公司来说是边际负面。而各平台中长期商户的选择取决于各平台的流量成本、供应链、物流服务等综合竞争维度。

对于提供基础设施平台的公司来说,如果保持开放公平的准入,垄断行为相对较少。长此以往,对平台本身也是有利的。保持对商家的公开、公平准入,有利于平台买家。从这个角度来看,平台的健康发展符合反垄断的要求。

红周刊:很多互联网公司也会涉足游戏业务。这个怎么分析?

何致远:游戏种类很多。比如像一个游戏开发公司,有很多高质量的游戏,所以造就了强大的中间平台,开发者也在艺术和游戏性上提供了强大的支持,有上百万的线上玩家。在王者荣耀里,全球同步网游数量可以达到1亿。

很多游戏的流量会在上线后6-12个月内达到峰值,然后继续下降。但是王者荣耀里的流量这四年一直很高,因为这个游戏的用户很粘,有社交属性。游戏时长也适中,实现方法很好。所以互联网公司还是要看自己玩游戏的优势,看具体的产品怎么做,说某个公司没有产品有什么优势,有可能把游戏玩坏。

(本文观点仅代表嘉宾,不代表红周刊立场。对个股的参考只是举例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以上就是朱雀基金何致远:选好股票比预测点更靠谱。互联网领袖有一头长牛基因天龙光电股票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娴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