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故事:他念念不忘的女神是二十年前谋杀案的逃犯 兴业转基

谋杀案,逃犯,念念不忘,女神,年前,故事,二十时间:2021-03-05 10:43:06浏览:181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虚构的故事,如果相似也是巧合。

一个

陶醉了,阿忠坐在对面,两个人坐在一个酒吧里,但两个人喝的是没有水的冰伏特加。

陶醉的喝着舌头,指着阿忠笑了。“没想到你小子喝这么多。来,我真不敢相信——”

两人一饮而尽,冰冷的酒就像一根热线,直接穿过胸口。

沉醉在喝酒中,阿忠面无表情。"我们应该是这个酒吧里最好的饮酒者。"

陶醉的笑了起来,“我不敢这么说。”

陶醉是酒吧老板,阿忠是酒保。

如果你问被一个好酒保陶醉是什么感觉,你会毫不犹豫的说像阿忠。

一个是二十几岁的钟,白净清秀。他话不多,但会根据客人的心情对固定鸡尾酒进行改动。他带着忧郁的气质,把酒推给你,仿佛随时准备聆听。灯光下,一杯酒,两个人,漫漫长夜似乎好了一点。

虽然他只在醉酒酒吧工作了半年,但阿忠的粉丝数量已经超过了醉酒的人。喝醉的人不在酒吧的时候,只要推开门,你总能在灯光下看到阿忠的俊脸。他的侧脸不像平时那么温柔,棱角分明。

今天是个例外。一个滴酒不沾的钟,主动找酒醉。他有些兴奋地陶醉了,拿出珍藏多年的酒。结果,陶醉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白。

他放下杯子。“老板,我要辞职了。我在酒吧里度过了六个月的美好时光。谢谢。”

“啊?为什么?”

“为了一个女人。”

“什么样的女人值得?”

“美女,笑起来会微微低头,睁大眼睛看你。她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光是对你微笑就足以让一个男人发疯。没有人能拒绝她的极端温柔。她真是个女巫。”

“女巫……”陶醉中突然想到一个人,那个人不是绝世美女,也不够温柔,但她摇摇头,轻轻笑了笑。陶醉总以为她左手抱着她,右手甜甜地叫着父亲。

“阿忠,你去哪里?”

阿忠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在见面吧见过她,但她一瞬间就消失了。所以,我学了调酒,在酒吧里等,但再也没见过她。在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找到她。”

“如果你想在大海深处感受,你将永远得不到救赎。沈灵秋,我一定要找到你。”这是阿忠的最后一句话,他还没完全醉就醉了,还记得。

2

太阳照在床上,我慢慢睁开眼睛,陶醉,头痛,口渴。

我不记得我昨天是怎么回家的。我起身倒了一口水。他拿出手机。已经八点半了。他突然感到精神焕发。“吴昊怎么这么称呼自己?”

李悟陶醉了,急忙赶回去,电话那头传来清晰的声音。“哟,你醒了?”

“嗯,嗯?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很多事情。我不仅知道你昨晚喝多了,还知道你不喜欢香菜,最怕老鼠。连老鼠都害怕。而且,他们还尿床,直到上小学……”

陶醉了,觉得自己放不下她了。“我昨晚给你打电话了?”

李悟在电话那头开心地傻笑。“是啊,都十一点多了,还不准我挂电话。我一直告诉我,是的,陶醉了,你昨天答应我的事还算数吗?”

“我昨天说什么了?”

“你说你要把酒吧给我,让我当酒吧老板,你给我打工,哈哈哈。”

“伯爵...伯爵。”陶醉的叹了一口气,这真是丢人。

李悟笑得足以挂断电话,并立即在沮丧的陶醉中给阿中打电话。这小子太丢人了。他出尽洋相,不知道如何自处。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阿忠没来酒吧。从不迟到的阿忠,连续三天没来酒吧。手机关机,微信不回,阿忠喝酒后突然消失。

陶醉于此,我想起了阿忠在我喝酒的时候说的话。他想辞职找个女人。

想起那天阿忠的表情,总觉得不自在。他忍不住又给李悟打了个电话。“能不能帮我个忙,偷偷帮我查个女的?”

“女人?喜欢的人?对不起,没办法——”

“你在想什么?没看过。我只知道它叫沈灵秋——”

“沈灵秋?陶醉了,你对二十年前的案子怎么感兴趣?”

混乱中陶醉,“二十年前的案子?你说什么?”

二十年前,在W市,提起沈灵秋和男友姜有道,几乎所有人都知道。

这两个名字犯了两大罪,杀死了五个无辜的人。那一年,抢劫入狱后服刑的姜有道在一次宴会上遇到了刚刚中专毕业的沈灵秋。年轻貌美的沈灵秋被姜有道吸引住了,姜有道骑着摩托车,一副社会风气,两人走到了一起。

之后,姜有道很快与妻子离婚,两人过着奢华的生活。很快,随着开支的增加,姜有道便入不敷出了。姜有道让沈灵秋去上班后,主要目的就是寻找猎物。

发现老板很大方,就把他带回家,而在家等候的姜有道,企图敲诈勒索,直接将他杀死,并残忍地处理了他的尸体。

之后,姜有道去了王老板家,威逼利诱王老婆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江有道洗劫了王家之后,扔下了王的妻女。

一个月后,两人又故技重施,囚禁了一个姓李的老板。就因为李老板不相信姜有道敢杀人,姜有道谎称家里有木匠活,骗了一个木匠回家,当着李老板的面杀了一个无辜的木匠。

受惊的李老板写了张纸条。姜有道接过纸条,让李老板的老婆拿钱去赎人。他老婆让姜有道在自己家里等着,等他拿钱的时候报警。警察与他拼死搏斗,制服了姜有道。

然而,姜有道拒绝解释案情,直到出租屋的主人报警。在租来的房子的一个巨大的笼子里,李老板的尸体散发着臭味,木匠的尸体被冷冻在冰箱里。姜有道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但沈灵秋逃脱了,至今未被绳之以法。

陶醉了,我怎么也想不到阿忠要找的人不是情人,而是这么残忍的逃犯。

李悟发了一张沈灵秋的照片。她有一双大眼睛,长长的头发,嘴角微微上扬。她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我陶醉地叹了一口气,又给阿忠打电话,可电话那头还是关机了。陶醉于此,才发现自己对阿忠一无所知。

半年前阿中来酒吧调酒。当时他喝醉了,没招酒保。那天,阿忠一个人在沉醉的酒吧喝了一夜。早上结束的时候,他被留作客人,酒保和服务员都不在。房间里只有他喝醉了。我看见阿忠走进酒吧,正在调一杯酒。他的手法流畅,眼神忧郁。

喝醉了,当场问他愿不愿意当酒保,他同意晚上兼职。钟为大家调了一杯饮料,但他沉默了,但他能记住每个人的喜好。那段时间酒吧里女生多。

阿忠醉酒身份证复印件上写着牟永忠,身份证上的照片看起来还是初中生。吴立刚在户籍民警中确认,牟永忠仍在留学。阿忠被一个虚假的身份陶醉了。阿忠,他是谁?

醉酒真的很让人担心。

晚上去了离自己酒吧两个街区的见面吧,因为阿忠说在这里见过沈灵秋。

见面吧与陶醉吧在风格上有所不同,侧重于女神陪酒,靠卖酒增加收入。主要目标群体是中年男性。

“喂,陶老板,难得的客人,过来坐坐。”酒吧老板热情地打招呼,“我今天怎么有时间坐在这里?店里不忙。”

酒吧老板拿出杯子,倒了红酒。“尝尝,我们自己酿的。”

几个女孩陶醉地环顾四周,光着腿穿着裙子来回走着,却没有沈灵秋。陶醉了,我问酒吧老板,“我问你关于一个人,沈灵秋,谁还在为你工作?”

“沈灵秋?没有这种人,是谁?”

“真是个大美人。哥哥喜欢她,看起来很疯狂。”我陶醉了,把手机里的照片交给老板。

“这不是丽莎吗,她已经辞职了。”

“什么时候,你确定?”

老板又仔细看了一遍照片。“你不能弄错,但是你可以看这张照片很久,它仍然是素颜的。要不是我,大部分人都认不出来。”

老板说着,翻出手机。“你看,人家现在比你照片好多了。”这是一张酒吧的宣传照片。一群女生在一起。C里最漂亮的女生是沈灵秋。

宣传照上写着:女神丽莎会陪你过圣诞节。

陶醉地放大照片,眼睛和嘴角都是沈灵秋,她低下头笑了,看上去很温柔。一想到五条生命,我就兴奋不已。他表面上平静地笑了。“这不是沈灵秋吗,丽莎是什么?”

酒吧老板也笑了。“哦,我们这一行没有真名。我会把她当成自己的名字。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不过,她在的时候,表现还不错。她温柔地笑了笑。她一晚上能卖八九瓶,说要走。真是可惜。”

“她现在没和你在一起?”

“是的,她也是兼职。有一天,她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要辞职。她没带衣服来。”老板一再道歉。

我陶醉了,心想:“哥们,告诉我她的电话号码。我告诉你,这个女孩很幸运。暗恋她的哥们是富二代,完全被她迷住了。”

我拿到了电话号码,正准备走回来。“哥们,你把她衣服给我,我让那哥们送,你不创造个偶遇吗?”

“对,上次我问她,她说她不要,让我扔,还好我没扔。”

当李悟看到陶醉时,她正陶醉在一个严肃的表情中,手里拿着一件粉红色的迷你裙。

“这就是你想见我的吗?你打算换女装吗?”

“这条裙子的主人,很可能是逃犯沈灵秋。不知道能不能做个DNA测试,看看衣服上有没有痕迹。”

李悟简直呆住了。“喝醉了,怎么老是卷进大案?”

陶醉地叹了一口气,“我不能袖手旁观。”

三天后,李悟寻找神智不清的地方,吃了麻辣烫。李悟说:“我们的队长让我盯着你。”

“吴明,他怎么了?”

"他怀疑你在20年前与逃犯有联系。"

陶醉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你是说——”

李悟点点头。“你提供的衣服上的DNA被检测到了。像20年前逃出来的沈灵秋,队长本来是想亲自来看你的,但是——他真的不喜欢吃辣。他说是丝绸食品。”

“嘿,他很优雅。这个麻辣烫是我隐藏的菜单。我不告诉大多数人。”

“陶醉,你怎么找到沈灵秋的,她现在在哪里?即使我以前不关心你的调查,我也得跟着你24小时后做什么——”李悟盯着陶醉,“说吧,你下一步想做什么?”

陶醉的嘴角露出一丝坏笑,“24小时跟随,对吗?接下来,我要回家睡觉了,武警警官,希望你能陪我。”

“你!”

晚上六点,酒吧里没有客人,所有员工都喝醉了。“谁能联系上阿中?我上个月还没给他发工资。”

其实这几天,陶醉一直在想办法联系阿忠,可是阿忠的手机一直关机。

酒吧里的员工都摇头。“这小子从来不和我们聊天,也不参加聚餐。我们甚至没有号码。”

一名女员工一直在翻手机。“我有他的颤音号码。看,他昨天发了一个视频。哦,这太吓人了。”

“你确定这是他的号码?”

女员工点点头。“对,这个金毛是他养的,因为我也养狗,我也谈过养狗。他一直在发他家狗的视频,他做饭的视频太吓人了。”

李悟陶醉了,离开了,走出了酒吧。她陶醉了,说:“一定要找到阿忠,越快越好。阿忠之前一直在找沈灵秋,现在突然辞职了,发出来的东西突然都是血,很可能是暗示了什么。”

李悟点点头。“但是喝醉了,你有没有想过20年前的案子里没有幸存者?这个叫阿中的年轻人20年前还是个孩子。他是谁?你为什么一直在努力找沈灵秋?而且从来不找警察帮忙?”

陶醉的想:“那年被杀的木匠呢,他有孩子吗?”

李悟很快打电话给吴明,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对,木匠有两个儿子,现在应该都二十多岁了。”

“出事的时候,他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工作,妻子带着两个儿子去了他们乡下的老家。但是过了一个多月,老婆没有得到木匠的消息,来到城里发现他遭遇不幸。这几年,木匠的寡妇经常回来问抓到逃跑的沈灵秋没有。”

陶醉的眉毛越皱越深。“我们得见见木匠的妻子。”

“她住得很远。”

“去吧,我们明天一早就走。”

木匠家在W市外一个很偏僻的农村。二十年后,他的妻子仍然住在这里。从城市到这里,你需要先回附近的城镇,然后坐唯一的公交车来这个农村。李悟喝醉了,早上就出发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一群老人常年聚集在村店门口。经过一番小小的询问,热情的村民们把这两个人带到了木匠家。

“阿忠,市里有警察找你。”

五十多岁的李阿姨正坐在炕上看电视二人转。她匆忙下到田野里。“警察?孩子父亲的案子有进展吗?”

“阿姨,我们来调查一下情况,你一个人在家吗?”

“你坐下,快坐下,两个儿子都去城里打工了。”

“你儿子叫阿忠?”

“那是老大,老二叫阿顺。”

“他们多大了?”

“大的32,老二26。”

“哦哦。”陶醉地环视房子,别人家都是瓦房,而大娘家还是早期的房子,墙上贴着报纸,地下放着两个木箱,看了几年。盒子上有一张照片,几个人坐在桌子旁,阿姨头上戴着一顶生日帽。

“哪个是你儿子?”

“这是老板,这是老二,这是我去年的生日,日子过得好快,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抓到那个姓沈的女人。如果我抓不住这个,等我到了那里,我该怎么告诉老人……”

吴昊听了哑然失笑,忍不住握住阿姨的手。“阿姨,我们正在全面监督这个案子,您放心。”

看着照片陶醉,两个儿子都是黑皮肤,看起来都很壮,没有一个长得像阿忠。他想了想。虽然没有希望,他还是拿出了阿忠的照片。“阿姨,你见过这个人吗?”

没想到,阿姨点点头。“啊,这不是小昭吗?”

“小昭?你知道吗?”

“他是个好孩子。他是本市红十字会的。这几年他每年都来送我年货,过年也来看我。这孩子干净老实,真是个好人。”

“他最近来过吗?”

阿姨摇摇头。“现在不是时候,人都忙。”

“你有他的电话号码吗?他是怎么联系你的?”

阿姨摇摇头。“红十字会有我的地址。我小的时候没有老公。当时市里组织捐款给我。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孤儿寡妇都得到了好人的帮助。”

“现在两个孩子都老了,我不想再帮我了,但小昭不同。他不只是送东西。他一直在和我工作聊天。他已经在这里好几年了。他说让我把他当亲生儿子……”

阿姨说什么都要醉,李悟在家吃饭。两个人拒绝了,阿姨很热情。“孩子们,我们不能在这个地方等到天亮才有车。晚上你陪我,明早我送你上车。”

“阿姨,小昭每次来都和你在一起吗?”

“对,他帮我挑水劈柴做饭。小昭从小就没有父亲。现在他还年轻,妈妈也不在了。我说:‘你不嫌弃,我就是你妈。’他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嗨。"

大妈往灶上添柴火,煮饭。她忍不住取笑李悟。“小丽,今晚你得和我一起睡。”

“你说什么?流氓!”

“大家族就是这样一个康,你不睡在这里,要不要睡在门口?我告诉你,村里有狼,嗷~ ~ ~”

“你讨厌——”

李悟的脸涨得通红。她真的很后悔来这里处理这个案子。

睡觉时,阿姨铺好被子,也许她理解李悟的表情。她把三床被子隔开了一定的距离。她充满了歉意。“姑娘,对不起,睡在大家庭里,委屈你了。你就在这里住一晚,天亮就回去。”

吴昊还没说话,他喝醉了,脱下外套。“别委屈了。”说着迅速钻进了中间位置。

“你!”李悟没有脱下衣服,躺在一边。她陶醉在自己的背上,缩成一团。我听到耳边有嘲讽的声音。“怎么,你害怕吗?”

她一转身,就看到醉醺醺的头靠在胳膊上,苦笑着看着自己。

李悟恼羞成怒。“你干什么!”

我陶醉了,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哈哈,你脸红什么……”

“滚!”

当睁开眼睛时,她独自一人留在炕上。她一直喜欢踢被子,被子完全盖好了。李悟坐起来,看着窗外,天快亮的时候,她站在门口,喝着井水,汗流浃背地把装满水的桶抬进屋里。

阿姨正在生火做饭,小米粥煮鸡蛋。两个人有说有笑,李悟感到一阵温暖。

出了大家庭,挤了一上午的公交车,终于到了县城。李悟在山路上晕车,脸色苍白,喝醉了,挤过人群,给她买了烤红薯和水。李悟小声说了声“谢谢”。

我陶醉了,笑了。“谢谢你迟到了。昨晚你应该感谢我的。”

“谢谢什么?”

他陶醉了,弯下腰,在李悟耳边轻轻说:“你昨晚踢掉了你的被子,还得拖着我的被子来我的床上。你不记得了吗?”

回来后,三个人聚在一起讨论这个案子。吴明不知道李悟去乡下过了一夜发生了什么,但她回来后,李悟说神智不清是个臭流氓。吴明想问一个明确的问题,但当她看着李悟的表情时,她一点也不生气。

吴明颇为不解,转到了案子上。“死牛蛙有肌肉反射,说明牛蛙刚死不超过两个小时。我打听了几家菜市场,都没有卖牛蛙的。最近几周只有两家海鲜店买了牛蛙,其中一家对这个年轻人有些印象。在农村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阿忠在木匠家里的名字是小昭。这几年他会去那里付出爱,做一些工作。他说他没有爸爸,妈妈这几年去世了。我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但是没有证据。”

“说说吧。”

“阿忠二十年前还是个孩子。姜有道和沈灵秋杀两家的时候,第一家被杀,第二家没有孩子,木匠的两个儿子也被排除在外。”

“和江涛离婚后就和沈灵秋在一起了。在他后来的声明中,他对杀人并不后悔,说杀几个人就已经死了。只有当他谈到杀害小女孩时,他说他犯了罪。我想,在姜有道离婚之前,他很可能已经有了孩子。”

“你说阿忠是姜有道的儿子?”

“我认为很有可能。找到他势在必行。阿忠不愿意轻易露面。海鲜店大概就在他住的地方附近。我想去那家海鲜店。”

“我和你一起去。”李悟说。

吴明看着李悟,想了想,没有出声。

海鲜店对阿中有点印象。“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来买牛蛙。我们都免费清理了它们。他不让他们收拾,买了几个。”

“他怎么付钱的?”李悟问道。

“这个我不记得了,给我扫一下。”

“我们能看看你的收藏记录吗?”

“没问题。”

不得不说,这家海鲜店生意不错,收藏记录很多。就在前两天,喝醉了,发现了阿中的号码,交了55块钱。

“是他!如果他晚些时候回来,请通知我们,这是我们团队的电话。”

“是这个人吗...囚犯?”老板脸色大变。

“不,绝不,不用担心。”

“吴昊,我想他住在这附近。”走出海鲜店,我陶醉地看到菜市场两边是几个破旧的老小区,很多窗户上都贴着“这个房间出租”的字样。“他是用自己的号付钱的,说明他没有隐藏感,所以不可能绕很远的路来买牛蛙。”

“但是这么多楼层,我们在哪里能找到他?我们不能挨家挨户。”

“可以!”

陶醉地看着一个抱着泰迪的女人,走了过去,“姐,你住在这附近吗?我在找这金色的头发。你见过吗?”

刚开始的时候,女的看起来很警惕,看到金毛的画面放松了很多。“看来我已经看到了。它前面有一个小广场。它是一个遛狗的人。去那里问问。”

小方到处都是爱狗人士,很快就发现金毛猎犬两岁了,叫将军。

“好几天没见它溜出来了。”

“他家住在这附近吗?”

“应该是,我每次都看到他往这个方向走。”

根据叔叔的指示,陶醉和李悟找到了一个破旧的社区,有两栋楼和六个单元。陶醉于小区门口的小店“你送货上门吗?”

“送,35送。”

“那这两天,有没有寄给他家里?”

老板点点头。“这两天我都给他了。”

“他家在哪?”李悟拿出她的证书。

201单元4,绕了一大圈,陶醉了,李悟终于找到了阿中的家。

李悟陶醉地敲门。敲了一会儿,门把手慢慢转动,一个毛茸茸的狗头从门里走了出来。

“将军,再开门,你这个坏蛋!”一个男人想关门。

神智不清从旁边闪了出来,拦住了关门的人。“阿忠,我终于找到你了。”


以上就是故事:他念念不忘的女神是二十年前谋杀案的逃犯兴业转基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娴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